Tiger虫

我说这条裙子这么眼熟……原来是热巴同款……

没有什么

十点半过在街上走着。
我们学校放假并不代表别的学校放。那么这样这座城市四分之一点五的人都被拘束在学校里了。
路上看到两个艺人。一个背着吉他唱歌吼着自己资质不是很好的嗓子,一个敲着简单节奏甚至有点乱的架子鼓。
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微信,我总是发语音,她倒是一条都没发过。我有点埋怨地打趣,打字不累么。她回,不累,可闲呢。
真好,你能闲着跟我聊。

但路太长,她有事要去做。

听歌走着路。晚了么,人不多。
抬头看看前面的路挺长的。低头专心走着走着,春天也是个掉叶子的季节啊老师们。想来是扫得勤,叶子都是疏散地铺了一路。
低头专心走啊走啊,每一步都要避开落叶,一直走啊走。路面它接踵而来,不,该是所有的我于它接踵而来才对。这路面上的孔洞成像无痛地刺进我的眼睛。凹凸,本来就是相对的。这些凹的,这些凸的,换了彼此,不也是相反了么。莫名想到物理上的参照物。但是作为彼此的参照总预识到对方是相对的会不会太可悲?

没关系,宝贝,我们于意义上是永恒陪伴。